主题: 【精品随笔】逃之夭夭:剩女兵荒马乱的相亲

  • 令箭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112864
  • 回复:1
  • 发表于:2013/8/12 9:37:44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澳门威尼斯人游戏官网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剩女那些兵荒马乱的相亲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文/桃之妖妖
   睡意朦胧的早晨,老太太“砰”的一声推开我房间的门,我正乱七八糟的做梦呢:眼看着东方不败就跟令狐少侠双宿双飞了。被她这么“砰”的一声,估计下次想要撮合他俩在一起可就难了。
   我把抬起来的头又摔在枕头上,打算把这个梦接着头组织下去。结果老太太嗷的一噪子说:“快起来,你今天相亲啊,人家男的都到你外婆的女儿的表姐的哥哥的老婆的女儿的妈家了,你还不麻利的起来梳洗打扮,别整得跟次品一样,最起码要打扮的像个高防的。”然后踩着皮鞋去厨房了。
   我懒得理她,大清早的8点钟,相亲!比上班还积极,我了个去。
   我还没把她那一串人物关系理顺呢,老太太的第二波催促像一大波僵尸一样到了我的门口:“快点,你表舅妈等着呢,快点。快点!谁像你这样啊,楼下的王阿姨家的姑娘七点多就去上班了,楼下的三大爷都晨练回来了,你怎么这么能睡呢!快点的。快点的啊!”然后她手机响了,就听她风风火火的接了手机:“好的,等下马上就到你家了,马上啊。”挂了电话又站在门口说:“人家小伙子都在你表舅妈家等着了,你还不快起来。快点,给你五分钟刷个脸洗个牙……哦,洗脸刷牙。”然后风风火火的又去餐厅了,然后响起了喝稀饭的声音。你不至于吧,要是你相亲,你不得半夜爬起来准备啊,至于嘛。
   我怕下一波僵尸来得太猛太强烈,赶紧的穿衣下床,洗脸刷牙。一没留神,把牙膏还给刷衣服上了。然后涂化妆水,乳液,粉底液……这样差不多了吧。老太太咬着大饼站在我身后一边摇头一边说:“拿遮瑕膏把你那眼下面的斑遮一遮,睫毛涂一涂,眼线画一画,定妆粉拍一拍……”就差没有把我的头给揪下来,自己处理了。
   我刚放下化妆具,她就把我身上羽绒服扒下来,套上一件尼大衣,然后饭也不让我吃一口,就把我拉门外去了。我了个去。就在一个小区里,你至于这么着急吗?至于吗?我赶紧的跟着她的脚步下楼,往左转,然后往左转然后往左转然后她喊了一噪子:“嗨!米歇尔她舅妈,我们在这呢。”然后看到个穿黄色棉上衣,黑色打底裤的女人左顾右盼的站在37号楼人来人往的楼梯口。看见我妈就朝我们走了两步,手里拎着个保温壶。
   我妈指着她说:“米歇尔,这你表舅妈,叫人啊。”我嘴角往上一扯:“舅妈!”心想着,我这一叫,你也不给我掏个红包啥的。大过年的不是。
   然后跟着这位平生只见过第一次的表舅妈上了三单元的楼梯,听说在顶楼,我就低着头跟着她们直往上冲,等我差点背过气去的时候,她们在我面前停住了,我抬头一看,上面还有一层,这也不算顶楼啊。楼道口写着6F。
   我天,我竟然爬了6楼。难怪这么喘。
   刚进门,一衣衫不整的女士印入眼帘,我妈说:“这是你小姨!”我叫一声!心想,嗨!这都哪里冒出来的亲戚。以前怎么没见过。
   然后表舅妈指着沙发说:“坐。”我就往沙发上一坐。靠!这沙发直接一个陷井。坐下去,使劲的起不来,就跟坐一坑里一样。我赶紧的起来,跑她们家客厅里搬个塑料的方凳子坐下,才觉得安全了点。小姨又把电视边上一大马甲袋子拿过来放在沙发上,然后拆开里面是好几个小塑料袋。说:“吃,瓜子,花生,还有糖。”我看了一眼说:“不用了,谢谢小姨。”然后掏出手机假装认真的玩。
   等了有半个钟头,小姨从衣衫不整都穿上装备打扮整齐了。然后表舅妈又打了回电话。结果那相亲的小伙子没来,她家房东来了,从厨房看到卫生间。然后就漏水一事闲话了一回,又回去了。
   这时候小姨已经穿着她的那件草皮重新站在客厅里了。问我说:“多大了,在哪工作啊?不要高不成低不成啊,将就着就可以了……”然后就差跟我们家老太太两个人叉腰教育我了。
   我正在被三个女人教育呢。有人敲门。我就假装矜持坐在凳子上纹丝不动。然后舅妈开门。先进来一个比我们家老太太看着老的女士。用乡土的方式把包包的长带折个弯攥在手里拎着,然后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,一手拿着个廉价的代可可脂巧克力砖。最后是一个目测有一米八的小伙子,用我微近视的眼睛看还是挺靠谱的。穿着件形容不上来什么颜色的羽绒服,之所以我形容不上来,是因为我忘了到底是什么颜色。或许是蓝色,或许是灰色。具体是什么真心没注意。
   然后他就朝沙发上一坐,我也没看他,反正看不清。就看着他侄女掰下一块巧克力然后吃的一嘴都是黑。正想起身走呢,他问:“你从外在刚回来?”我愣了几秒回:“不是的,我一直在家,在X澳门威尼斯人游戏上班,行政助理。”然后我妈问他妈:“住在哪里啊?”他妈妈看看我然后转头说:“XX小区。”我妈看看那小伙子然后答话:“那边房子挺贵的吧。”那小伙子的妈又回答:“是啊,两个儿子,一人一套房子,大的结过婚了,你看这孙女都这么大了,这小的还没呢。高不成低不就……”然后没什么话。我妈就起来跟表舅妈递个眼色,两个装着看房间,两人前后进右面房间,我也说看看房间跟进去,一进去,听他姐俩说:“你看这小伙子怎么样?”我一听赶紧出来了。
   然后两老太太也出来了。我妈说我有事要先走啊,你们在这玩啊,然后对着我说,你也在这玩会啊。我一听话不对,我说:“我跟朋友约好了,逛街,真的,你没听我刚刚打的电话么!我也要走了。”然后对着坐在沙发上起不来的小伙子和他妈说:“阿姨,您在这玩会。我有事先走了。”然后脚底抹油冲到楼下。
   我妈跟小姨也下来了。她俩问我:“你看着怎么样?”我说:“没看清。就赶脚挺立体的。海拔还行吧。”老太太跳起来拍了一下我的头:“还挑,泥捏的都能配上你。”然后跟小姨客气了几句我们就往回走。走着走着我就觉得哪里不对劲了。“嗨,凭什么我等他半天啊。”我妈说:“人家住的远,你等等怎么了。”我不乐意了:“你要是找到人家家,你还把我直接送人家去了还。”你猜老太太说什么:“我要找到他家,我真就把你送他家门口去。”
   我了个去,这什么老太太啊。我说我朋友叫我赶紧的去呢。我先走了,有事回家中午再说。
   做个大龄女容易嘛,瞧这兵荒马乱的。
   跟老太太半真不假的贫了一回,她火烧火燎的说要去教堂做礼拜。我说我也约了人逛街,就此别过吧。然后故作淑女的扭出了她的视线。那边闺蜜秋香已经被我从床上挖起来了,没赶上陪我相亲,估计能赶上跟我一起吃个早饭。
  从我住的颖都家园到大富源也就走个三五分钟。沿着上海南路各家店面的门沿子向南走。彩云米线的店门口看到有个卖玫瑰的中年女士,右手里攥着一大把次品玫瑰,左手拿着三朵的样子朝一个小伙子手里塞。一边塞一边说:“送给你女朋友吧,给你女朋友买几朵吧,你看大过年的不是。”男孩身边的女孩说:“昨天情人节买过了。不用买了。”中年卖花女一脸认真的说:“买吧,小情人哪天不是过情人节啊。”然后就塞在男孩的手里,表情显示:你今天不买也得买。男孩一脸的嫌弃又不想跟她拖时间就掏出钱包付了钱。
  离大富源二十米处有个红绿灯,此时红灯56秒倒计时,我站在人群里给秋香打电话问她在哪,她回答还在家呢,刚洗完脸准备吃饭。看这光景没有一个半小时也碰不了面,只能先逛了。就顺着绿灯亮后的人群往大富源走去。在大富源二楼的面点处买了两只菠萝面包、一只芒果多拿滋和一只五彩多拿滋。等我转回家的时候,秋香刚到大富源。
  天气太冷,吃完早午餐我哪里都不想去,坐在电脑前码字。老太太开门进来时我正在水深火热的剧情里欲罢不能呢。她冷不丁一噪子说:“人家男生没有意见,问我要你的号码,我也当不了你的家,你看要不要给人家。”我心里猜想,我今天要是不给,你还不知道要碎碎念到什么时候,就说给吧给吧。然后又回头码字。就听她给人打电话嘀嘀哒哒的声间:“喂!米歇尔她表舅妈,米歇尔也没意见,她号码是1……XX。”讲完电话进到我房间对着我说:“你也不小了,我看这小伙子就不错,你不要再挑了,先处处再说,别又跟以前那些一样,随便找个理由把人给回了。”我还没插嘴呢,她又说:“你想想你以前相亲都怎么找理由的,什么嫌人家黑了,嫌人家白了,嫌人家头大了,嫌人家学历低了,又嫌人家学历高了,嫌人家不会说话啦,又嫌人家太会说话啦……我算是明白了,你就是找借口不想嫁人,赖在家里,坑爹!”我啥时候坑爹了我。我懒得理你。
  也不知道老太太后来又讲了些什么,我反正戴着帽子,帽子里还戴着耳麦,开着音乐。老太太说了一圈估计也得饿了,转身去做饭了。我关了音乐冲外面喊:“我不吃了啊,我吃过了。”
  老太太的饭还没做好呢,我收到一条消息:在忙吗知道我是谁吗一个标点也没有,我将就着看懂了。估计就是那小伙子,也不知道怎么回,觉得回得及时不太矜持,就过了五分钟才回:不知道呢也不加标点。他也过了两分钟才回:今天刚见过我也懒得跟他整这些有的没的,就回:知道了。接着他就自报家门,姓什么叫什么,家里几口人,住在哪个小区,有几间屋云云,然后又问我。我也如他一样自报了一下家门。接着他消息说:有空出来见见面啊?我刚好有同学找K歌,就告诉他有事,我加你QQ。他就把QQ告诉我然后跟我要了QQ。
  出门了,也就没顾得上理会他。
  等我跟同学聚会回来后,我那快死掉的企鹅竟然滴滴叫了一声还闪着一个小喇叭。对了下号码就加了他。他及时的发来个聊天窗口:你喜欢古筝。我猜他是看过我相册了。就说:嗯。然后他说你们家姐妹几个。我也实在不想回答这些查户口一样的提问,就扯点有的没的。然后他冷不丁的来一句:快没时间了。我一看这句话吓一跳。不会你也是个盗斗的吧。《盗墓笔记》里最悬疑的一句话了。你什么没时间了啊?我就好奇的问了一句。他说他在网吧,快到时间了。这么点事,你至于用那么大的一个句子形容吗?然后就试探的问:你怎么不在家上网。他惜字如金的说:没买。我说哦。然后我又试探的问:你不用手机登陆。他又字字千金的说:不支持。我觉得这人估计跟我有代沟。
  我以为这事就过去了。
  第二天一早醒来,收到个信息:出来转转啊。跟昨天的是一个号码我实在是不想对着手机打字。就打电话过去说:“我不喜欢发手机信息,要么打电话要么QQ,不要发手机信息。有什么事啊。”先听他打了个哈欠才用一种睡意朦胧的语气说:“叫你出来逛逛的,要么去公园转转,要么去吃饭?”我回:“吃饭就不必了。这阴死鬼冷的天,压马路,您真想得出来。有意思坐坐吧。”
  我再说不见,估计也不好交待。既然相亲都给面子看了。那再给点面子了解了解吧。
  先打车去我表弟的店里把要寄的快递给他,然后他电话就催了:“你在哪啊,我在有意思了,在一楼啊。你到了打我电话,快点啊。”我心想这什么人啊。然后就从我表弟的店里走了过去,最多就两分钟的路程。到了店里我按他说的位置找过去。他问喝什么,我说草莓奶茶。然后他就拿个号码牌回来坐下了。
  昨天真心没注意他穿的什么颜色的衣服,现在算是清楚了,看质地与蓬松程度是羽绒服,把他上身突显得像一个苹果糖葫芦,圆溜溜的插在两根竹签上。苹果上头还安个大黑葡萄。羽绒服是两色拼接,上片是灰色,下片是蓝色。难怪我昨天没把这颜色形容出来。这色也撞得太不激烈了。
  我放下包包和手套,然后拉开羽绒服的拉链,空调温度开得很高,估计是30度。然后服务员送来一杯可乐和一杯热的草莓奶茶。服务员问:“东西上齐了吗?”他说:“还有一样点心,鸡米花。”服务员走后。他就说:“今天天挺冷的,天气预报有雪。”我说:“嗯。”然后把手机拿出来连了下无线网,没搜到Wifi就关了放在桌子上。问他:“你怎么过来的?”他说:“101公车,你呢?”我说:“离的近,走过来的。”说完这句话我喝了口奶茶。他说:“怎么鸡米花还不来,我去催一下啊!”我看了他一眼说:“你催也要时间的啊。等等吧,又不急。”他羽绒服里穿一件黑色圆领毛衣,不是纯正的黑,圆领毛衣里露出白色衬衫的领子,折边与脖子接触的地方明显的一圈黑色。他见我看着他,就把羽绒服的拉链拉到头,遮住了脖子。
  鸡米花一送来,他当着服务员说:“就这么点,这怎么够吃的。”然后服务员没理会他走了。我有些坐不住了。但是还是跟他说:“这是点心,就是这样的,”他看着小纸盒说你吃吧,我再去点。我看了他一眼说:“不用了,我对这些东西无所谓。而且我是刚吃了东西来的。”他用牙签插了一颗放在后牙槽的位置然后拔下牙签一边嚼一边说:“你还要吃什么,我再去点一些?”我低着头打开手机的3G网络,然后逛着坛子。抬头说:“不用了,我不饿,点了也浪费。”再低头玩手机的时候,他以经把一小盒的鸡米花吃光了。
  我中途给秋香打个电话,希望她来救个场。她说要带小侄女去洗澡。挂了电话,我正不知道怎么找理由离开的时候,他说:“我也不会说话,要不我们走吧?”我说:“好啊,我表弟那边叫我去有点事,我先走了啊。”然后脚底抹油的跑了。
  一路上寻思着怎么找个理由跟家里老太太说呢。
  到表弟店里一看,嘿!手套忘拿了。


  
  • 没有你怎会沉沦
  • 发表于:2013/9/4 8:49:32
  1. 沙发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”然后脚底抹油的跑了
(0)
(0)